“我们把香港一套严格的学术制度引进到深圳,这些年的实践说明,不同城市之间完全可以相互合作,文化与思想也可以互相交融,现在我们的生源质量和培养质量都非常好,教育质量和师资力量也非常强。”谈及此,徐扬生的语气便难掩自豪。

“我的行为给党组织抹了黑,给德宏州政治生态带来了危害,对我的家庭造成了极大损害。我痛心万分、悔恨万分,我心如刀绞、追悔莫及,我知错、认错、悔错。自己犯下的错误,也只能由自己承担”。